走进化工重镇萨尼亚—莱姆顿

在改革开放的近40年时间里,通过吸引外资走进来,把全球的先进元素带进来,使中国在短时间里发生了巨大变化。而“新常态”下的未来一个较长时期内,国内企业也要全方位的走出去,这将使中国的全球化进入一个新阶段。从原来的走进来,到现在的走出去,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也是一个新的挑战。化工企业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投资区域和方向?那里的化工产业相关配套情况如何?带着这些国内企业关心的问题,中国化工报记者参加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经济发展、就业和基础设施厅组织的安大略省化学和生物化工领域国际媒体采访活动。

在对安大略省生物质产业的采访中不难发现,民间粮农组织和农业贸易集团对于该省生物化工产业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视。正是他们的存在,使松散的农业生产变得组织有序,不仅解决了生物质资源在收集、运输、贮运等环节的难题,还使其作为生物化工生产原料的角色得到保障。同时这些组织还积极参与到生物技术的创新中,有力推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而在中国,目前农业生产多集中于农户,生产规模偏小,生物化工特别是生物炼制所需要的巨大生物质原料供应得不到有效保障,这成为生物炼制产业困顿不前的一个重要原因。安大略省巨大而丰富的生物质资源量对于中国的生物化工企业无疑极具吸引力。

超强的创新孵化能力

一项新技术从研发之初到成功产业化,离不开创新机构的支持。在萨尼亚—莱姆顿园区,Western Sarnia-Lambton Research Park 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级的孵化器。入园企业在这里完成研究、起步和毕业三个阶段。在研发上,该孵化器有8个实验室提供研究和发展空间,并设有生物工业过程研究中心,为入园企业提供生物分析、应用研究、试验和产品的商业化服务,同时还可以对获得资助的项目开展合作研究。

在Research Park的试验工厂区,记者看到三套小型试验装置正在运行。其中,Woodland Biofuels INC是一家清洁技术公司,其开发的纤维素乙醇示范装置是纤维素乙醇概念的第一套商业装置;Greencore Composites展示的木塑材料生产装置可采用不同比例的木材和高分子材料,生产满足客户要求的复合木塑材料;另外一套是KmX的生物燃料工业废水膜净化技术示范装置。建设试验工厂的目的主要用于演示,帮助潜在客户能够更好了解该技术,以帮助创新技术迅速找到合作伙伴,实现产业化。

BioIndustrial Innovation Canada 是一家专注于推动生物化工技术商业化的孵化机构。“我们主要利用生化技术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同时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我们提供两项重点服务,一是打理投资基金,目的是帮助新产品实现商业化;二是创造一些集群,吸收一些对生物质技术感兴趣的公司,投资建厂。”该机构主席A.J. (Sandy) Marshall 介绍说。用农业废弃物生产纤维素糖是生物炼制的一个重点方向。该孵化机构计划通过现有的农业合作社与技术提供商,于2018年在安大略省南部建设可处理25万吨农业废弃物的纤维素糖转化装置。

坐落在萨尼亚—莱姆顿的Lambton college(莱姆顿学院)主要开展两大业务:教育培训和科学研究。在莱姆顿学院,随处可见的以帝国石油、巴斯夫、朗盛、壳牌、NOVA化学等知名化工公司命名的实验室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们学院与萨尼亚—莱姆顿地区的化工企业联系密切。他们不仅为我们提供经济援助,还会介入我们的教学活动。”学院院长很珍视他们与园区企业的这种合作。莱姆顿学院的学生毕业后大部分会进入萨尼亚—莱姆顿地区的化工企业工作,为了让学生能够更好地学以致用,园区企业不仅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还会对学院相关专业的课程设置提出具体建议,他们会派出企业的技术人员到学院授课,甚至还会把工厂的设计模型作为教学模型提供给学院。记者在炼化流程实验室看到,几个学生正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工艺模拟设计。“他们所用的模型和流程与工厂实际生产基本一致,通过这种培养,我们的学生毕业后就能很快适应工作。”在记者看来,莱姆顿学院与园区企业的这种合作相比国内企业与高校的合作要深入许多。正是这种深层次的合作,使莱姆顿学院的毕业生保持了很高的就业率,同时也提高了园区装置的运行水平,降低了企业的事故率。

高于一切的安全意识

在帝国石油公司研发中心参观时,实验室一位来自中国的研发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此前曾在国内石化企业工作多年,对比国内外的石化企业,他认为在装置规模、设备和工艺上相差并不大,主要差距还是在安全环保的意识和相关举措上,在他们实验室,实验试剂撒在地上甚至都可能被认为是一起实验事故。这与记者的感觉不谋而合。

在对萨尼尔—莱姆顿地区化工企业的采访过程中,记者最为深刻的就是他们对于环保安全的重视。当记者还在国内的时候,就收到了本次采访组织方的一个调查问卷,其中要求填写来访者的身高、体重以及鞋码的大小。当时记者还不明就里。后来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每到一个企业,都会在进入生产装置前收到一个写有记者名字的大包裹,里面有尺寸合适的防护工作服、护目镜、安全帽、防静电鞋,以及鼻塞、耳塞等。后来省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的化工企业对于来访都有一套很规范的程序,必须事先和被访企业的专门人员进行沟通联系,确定来访人数及需要提供的防护装备。

在到达被访企业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取安全人员讲述他们的安全条款。他们会向来访者介绍所在位置的逃生设施和通道、怎样辨别各种警报声、如何拨打求救电话,以及电话的具体位置等等。记者在朗盛公司采访时,不知道是不是厂方的特意安排,恰巧听到了这样的一次警报,警报过后,马上有广播告诉大家是在厂区外的东北方向发生了火情以及事发地的风向,并向附近的人员提出避险建议。

在BioAmber 刚刚投产的世界第一套生物基琥珀酸装置参观时,有位记者不小心差点滑倒,马上就有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跑过来查看情况。他告诫记者一定要小心注意脚下,并说幸亏记者没有因此受伤,否则他们投产以来连续保持多日的零伤害纪录就要被打破了。

所有这一切,都让记者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安全高于一切”。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8-01-18 17:55:54